愿每颗星都眷恋你,阳光照耀你。








本命→兰特小天使

缺点→三分钟热度


不知道为什么改来改去还是这个id好[扶额

放出可爱的小伯恩~ [[←是桌宠啦

  • 这回是威布 

  • 跟上篇是一样的道理 

 

这种地方你确定会有人来?
阴暗处,布莱克紧紧盯着前方的巷口,路灯投下一片暖黄。
天空飘下星点小雨,顷刻间一个黑影渐渐地靠近了,从地上的影子看到长袍随着那人的动作微微飘扬着。
目标就是他了对不对?等了这么久,肯定是没错…
影子飘忽进了另一个巷子,布莱克快步跟了上去。
近了…那个黑影,近在咫尺…忽然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袭来,似乎是被小小的雨点模糊了双眼,布莱克紧了紧手中的刀,刀刃折射出冰冷的光。
一种奇怪的感觉笼罩着他。
直觉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不然,他会后悔…
让直觉去死吧。
布莱克追上了他。那人好像也发现了布莱克的存在,转身的瞬间布莱克正好挥刀刺上了他的胸膛。
“你…”咝咝声自斗篷下传来,他暗红色的眼瞳惊异地望向布莱克。
威斯克?
为时已晚,蛇形的长刀刺中威斯克的心脏,刀刃上密集的小孔中的剧毒混合着血液渗入了他的体内。布莱克本不想这样的,谁知他转过了身来。
布莱克愣了一下,忙将长刀抽出,却忘了这只会让伤口更严重。鲜血喷涌而出,浸染着威斯克的长袍。
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两人沉默,布莱克看着威斯克倒下,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冰冷的雨点打到脸上,布莱克才猛然清醒过来。
 

“布莱克。”威斯克仰面躺在血泊中,轻声说,“你实话告诉我,你现在,高兴吗?”
高兴吗?这个男人是他的仇人,他当然该高兴了。
不。脑海深处的一个声音说,你并不高兴。
布莱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回答不出来。
威斯克没有得到答复,眸光黯淡了些,自嘲道:“我好狼狈,竟然要死在你手中。”
“这是你自己的意愿!”布莱克忽然说,他握着刀柄的手有些发抖,尚温热的血液沾在刀上,猩红得刺眼。
“你知道我一定会按你说的做,你要我杀的人,就是你自己吧?”布莱克颤抖着说,“你不可以死!”
“我会死。”威斯克望着天空,雨水落到他眼中,他眨了眨眼“放心,你也活不久了,你将代替我…”
“你是不是觉得我就像根本没事一样,再见。”
“威斯克?”手中的弯刀掉下,布莱克慌忙来到威斯克面前。
“你倒是说句话。”
我明明说了很久啊,何况我还挨了一刀。
“快醒醒,我,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有什么事,你死了再来找我说吧。
“威斯克…”
……
大雨倾盆。


 

 

评论
热度(32)

© 倒立行走的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