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颗星都眷恋你,阳光照耀你。








本命→兰特小天使

缺点→三分钟热度


不知道为什么改来改去还是这个id好[扶额

夜且深,意未眠。

来自葵莱,无聊于是又搬运到这里来,合集. 

至于以前出没过的那个【关于威兰掉下悬崖后】,就是这篇的无脑后续。

本篇cp:布莱克×兰特.

 

 

0.

突如其来的邪灵们在深夜袭击了格雷斯的精灵们,并四处寻找星际碎片。


当得知碎片已经被布莱克吸收之后,威斯克意图将所有精灵全部杀戮。

不过他低估了星际碎片的威力,在伤到了洛亚和许多无辜精灵之后被愤怒的布莱克攻击到了要害导致重伤。


就是这样了吗?

 

1.

 终日被黑夜覆盖的格雷斯此刻因重创更显得阴森可怖。


数不清的碎石与片片血迹便是放眼可望到的一切。


在较为空旷的一块岩地上,守护者们正在给受伤的洛亚检查包扎伤口。


威斯克下手没有丝毫留情,洛亚的肋骨给他一击伤得几乎全部碎裂。


"拜托!姐,痛死了啊,麻烦你轻点。”洛亚不情不愿地让卡琦卡往他身上缠绷带。

“嚷什么嚷,谁叫你只顾着怎么打他,都不知道该躲一下的。”卡琦卡嘴上毫不留情,动作却是轻了许多。


布莱克有些颓然地看着他们,说:"抱歉,洛亚,让你受伤了。”

洛亚还是一副豪爽的样子:"没事的,伯恩哥,男子汉总是要受伤的嘛!”


安鸾嘲讽他说:"少装了,你额头上的冷汗是怎么回事啊?”


"哪有你这种人的!”


在检查了所有精灵后,守护者又分别到各个区域查看格雷斯周遭的情况。


这次袭击让他们措手不及,才害得他们损失这么严重。


看布莱克忧心忡忡的样子,兰特也很心烦意乱。


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好像有点奇怪呢。


在刚发生不久的战斗中,大家都说他好像拼了命似的。


就是说他杀的人最多的意思..


兰特不明白他怎么..怎么变得嗜血起来了。


看到邪灵喷溅出来的鲜血,他莫名兴奋。


兰特和安鸾并肩走在崎岖的山间小路上。


安鸾是布莱克的妹妹,有着和布莱克一样的漂亮蓝色眼睛。但与布莱克不同的是她性格比较活跃以致腹黑毒舌。


但现在连安鸾都安静下来了呢。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格雷深湖。


一路无话,这可真不像安鸾的性格。


来到湖边,静谧的蓝色波光让兰特稍稍平静了些。


安鸾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她忽然开口说:"兰特,你说,为什么威斯克要这样?他今天杀了好多精灵,我看见伯恩他很伤心...”


兰特站住,望着她的背影。


他听见安鸾又说:"我不希望看到伯恩这样...”


难道说,安鸾她?


算了吧,他们可是亲兄妹呢。


兰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鄙夷。但接着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伯恩是不是因为洛亚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才这么伤心的呢?”声音中沾染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满。


奇怪,他为什么这样说...


"怎么会呢...”安鸾皱着眉说。


不过,她立即联想到了什么,又说:"不会的!伯恩他没有那种倾向...”

安鸾偷偷地瞥向兰特,却发现兰特也在盯着她。


四目相对。


"你说什么?”兰特说,”什么叫那种倾向?”


安鸾被兰特突然的咄咄逼人吓到,嗫嚅道:"就是...他们都是男生啊...”


"那又怎么样?”像被踩中尾巴的猫一样,兰特的反应很激烈。


"反正就是好奇怪,不可能会那样的。”安鸾坚定地反驳着。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兰特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两人沉默起来。


安鸾委屈极了,默默挪着步子来到湖边。


为什么兰特莫名其妙地就凶她啊。


她只是想..


土壤湿润而粘滑,安鸾失神中踩滑了一下...


沉闷的坠水声中,兰特看见那抹冰蓝色的身影落入水中。


他眯起眼睛。他听见少女短促的尖叫声,扑腾中水花闪出银亮的光芒。

明明...我喜欢的人,就是兰特你啊。


可是...


不重要,这些都不重要。


"救救我!兰特哥哥...兰特..”安鸾绝望地呜咽,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兰特,此时却一动不动,伫立在湖边,没有听到她的叫声一般。


"......”


当那抹绝望的冰蓝色最终沉没在无尽的深渊中无声无息时,冷血的旁观者依旧不动,带着妒意的宝蓝色双眸注视着恢复平静的湖面。

 

2.

微凉的夜风轻抚着青色的发丝,随着气氛的冷却理智渐渐清晰。


兰特原本空洞的眼神蓦然焕出慌乱。


怎么办,他都做了什么。


犹豫再三后,兰特竭力使自己用冷静的脚步离开这个诡谲的地方。


只是才动了一下,他发觉右边小腿上一阵刺痛。撩起裤脚,兰特才镇定下去的情绪又沸腾起来。


白皙的小腿上有一个烙印般的黑色痕迹,形状如面具一般的图案盘踞在那里,就是这里在不断发出刺痛感。


兰特知道这个痕迹是什么,自他出生以来就一直拥有着。


那是属于邪灵的印记。


但是会疼痛这种事情,倒是第一次。


兰特不想再考虑这么多,匆匆离开了格雷深潭。


次日,再与其他守护者见面时,令兰特烦恼的问题果然接踵而来。


“兰特?昨天晚上不是你跟安鸾一起走的吗,怎么她到现在还不见人影啊。”


格雷斯无论何时都是一副荒凉阴森的样子啊。坐在一块石头上的兰特漠然地望着眼前的废墟,忽然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看向那个发问的人,正是几日前在战斗中受了重伤的洛亚。


他脸上虽挂着与往日一样的灿烂笑容,但语气却掩饰不住地透露出浓浓的担忧。


“安鸾啊,昨晚我们在半路就各自走了,她说要去湖边走走,让我先回去。”兰特轻轻地说。

撒谎这种东西,什么时候这样得心应手了呢。

 

“哦,好吧,她也真是的,怎么还不来集合,不知道会着急吗....”

 

谁会着急,他好像没说清楚呢。

 

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随即兰特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最近,是怎么了呢?总是会想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还有昨晚,他好像失去了意识了一般,就待在那儿任由安鸾被死亡吞噬....


不过,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愧疚的心情。


甚至还撒谎。

 

所以,究竟是怎么了呢?

 

3.

静谧的昏暗空间中,只有些微轻促的呼吸声。


邪灵组织是如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格雷斯的呢?


安鸾已经将近半天没有出现,其他人都去寻找她了,而兰特趁着这个时候悄悄来到了格雷斯一个隐秘的石窟中。


在这里,他曾见过威斯克的身影。


有一次邪灵们快要战败,匆匆逃走时兰特跟了上去,看见威斯克进去,再追上去时,所有的邪灵都不见了。


那么,这里一定跟邪灵有什么关系吧。


兰特不知为何很想见到威斯克,问问他那个印记是怎么回事。


但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在呼唤着一般,要他来到那个人身边。


小心地踩着碎石堆砌的不像样的地面,兰特点燃一根火把,打量着窟里的事物。


意想不到的是,里面居然还很宽阔。不远处,有一个水池,池中央还有一个石像。

兰特走过去,有些忐忑地观察着。石像没有具体的形象,而是刻满了不知名的咒文。

池子里有满满的池水,静静地倒映出兰特和他手中的火光。


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啊。


像是在呼唤。


兰特颤抖着、缓慢地伸出手,触碰那平静的水面。


波纹一圈一圈散开,如同开启的莫名机关。


兰特触电般收回了手,再望向池水时,发现已有一缕缕的黑雾缓缓升起,凝聚,最终变成一个人影。


那不正是威斯克吗。


忽然间,兰特终于明白为何邪灵们能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格雷斯了……


可是,不是要触碰到这个陷阱,才能……


一时间无数疑问涌上脑海,威斯克不疾不徐地开口了:“兰特,见到我你不慌张吗?每次见到我,都见你一脸的恐惧呢。”


“我……”兰特的声音都带上颤抖。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是不是觉得最近的自己有些奇怪呢?”黑袍下一双如同浴过血般的双眸直直望向兰特,吐出的话语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偏偏让人毛骨悚然。


兰特说不出话来,因为他联想到了更坏的事情。


“那么,在后天见面吧,到时候,格雷斯就会真正毁灭。”伴着嘲讽似的轻笑,黑雾散去。
就好像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兰特试图冷静下来,抚上额间却已是一片湿黏。

 

4.

好久,兰特慢慢踏上回去的路。


走出岩洞后,天色已晚,大片的云朵连结阴暗。


心绪不宁的兰特才走出去不久,就听见一声叫喊:“兰特!”


抬头望去,是卡琦卡。


她想要干什么?


兰特疑惑地望着她。


卡琦卡却也没像平日一样与他寒暄,而是直接问道:“兰特,你去了哪里?”

兰特倒也不在意,只是说:“随便去走走而已。”


这时卡琦卡的眼神便锐利起来,如同刀剜般剖析着兰特的每一个神情变化。


“是吗?那么你怎么会去那个地方吗?只是随便走走?”逼问一般地问出。


还未等兰特回答,她又说:“兰特,你是不是在隐瞒着什么,上次的战斗里我看见威斯克去过那个地方,你也跟进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关于安鸾的事……是不是……也跟你有关系?”

真是什么麻烦都找上来了啊。


见兰特迟迟没有回答,卡琦卡忽然又觉得自己是否太过直白,刚想改口,却看见兰特冷冷吐出一句话——“……是。”


“什么?!”卡琦卡失声道。


“我说,是我干的,是我杀了安鸾。”


不知为何,兰特说着残忍话语的嘴角却带上了笑意。

“你想怎么样呢?”他说。


卡琦卡完全没有想到兰特竟会说出这番话语,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你想要杀掉我吗?来吧。”


血液疯狂奔腾,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会承认?


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话?


为什么?


卡琦卡还没反应过来,兰特已经挥上重击,卡琦卡不得不躲闪过去,但更多的渐渐涌上的怒意。


之前洛亚为他辩护的那些,他都不明白吗?


他居然就这样说出那些东西。


还有,他竟然说是他杀掉了安鸾。


这几天格雷斯上下翻腾,所有人都在寻找安鸾,现在却告诉她安鸾已经被杀掉了?


还是兰特做的?


卡琦卡再也忍耐不住地回击过去。


“兰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卡琦卡愤怒地质问道。


虽说是还手,但还是保留了力道。


卡琦卡更想知道的是兰特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没有理由!”是吧,都是直觉在支使他。


“胡闹!”堪堪躲过兰特越来越凌厉的招式,心软的卡琦卡最后还是被打中了。

倒在地上,火辣辣的痛感更加明显地提醒她目前的局势。


“兰特,到底是为什么?”


望向那个昔日寡言的少年,风轻抚着他青色的发丝,只是那双宝蓝色的双眸再也没有曾经的清明。

 

5.

散落的岩石碎块遍地都是,弱小的格雷斯精灵们四处逃窜,火光照亮了这狰狞可怖的一切。
这回才是凌晨,甚至连卡琦卡也不见了的消息还没传出去,邪灵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履行之前的【诺言】了。

兰特已经一天多没休息过,自那天以后他的精神似乎越来越亢奋,不允许他去分神。

如今战火纷飞的格雷斯是怎么了?

邪灵们抓住精灵,杀掉后肆意践踏过他们的尸体。

不知道是该作何表情,守护者们的人数毕竟远远少于邪灵。

更何况,有一个受了重伤,还有两个不知已经死了多久了呢 。

除了伯恩。

兰特眼中流露出痴迷的神色。

算了吧,威斯克【逼迫】他做的已经够多了。

兰特暗自决定还是帮助格雷斯。

其实,这一切也算不上是操纵吧,威斯克只是利用了他的那点心思而已。

曾经在他还未出生时,他作为光明种子,被守护者们悉心照顾着。

不过,有一天他似乎被移动到了某个地方。

在那天,他终于见到了真正的世界。

他看见对面一个黑发的少年露出惊喜的表情,但仔细打量过后,却掩饰不住的又怀疑的看着他。

而离他最近的一个身披紫色斗篷的男人却笑出了声,他说,布莱克,光明种子我现在就还给你好了。

他看见自己身上有跟那些邪灵一样的标志。

他的使命是和守护者们一起保护格雷斯。

可是他潜意识里更喜欢杀戮。

意识到威斯克此时一定在跟布莱克纠缠,兰特莫名有些惴惴不安。

加快了步伐去寻找那两个人。

途经过格雷圣殿时,他看见洛亚仍然在抵抗邪灵。

这是为什么。

在格雷斯的一个悬崖边上,他终于见到了他们。

但布莱克明显处于下风。

是啊,他已经很憔悴了。

天上仍然星斗遍布,云层相连。

闪烁着的星辰如同要在眼角停留的泪光。

他看见威斯克狞笑着要去置布莱克于死地。

即将迎来的毁灭。

呼啸而过的风。

兰特奔过去。

威斯克眼中充满不可置信。

他听见布莱克在他身后大喊:“兰特!——你怎么……”

他狠狠地和威斯克撞向悬崖。

即使知道是万丈深渊。

……

【群星投下了他们的投枪。

用它们的眼泪湿润了苍穹,

他是否微笑着欣赏他的作品?

他创造了你,也创造了羔羊?】





万劫不复。




End.

 

 

好了,这个坑就到此为止啦。

总算是实现了“一定要在开学前填完坑”的这个诺言!!╮(╯▽╰)╭

结尾有些太仓促了,对不起qwq

其实到现在已经萌不起任何cp了……[[胡说!

这里其实是很想表达兰特对布莱克的喜欢的,但智商实在拙计……却让威斯克占领了全文……

最后那张图是百度时看见的,不过这里写的结局是兰特和威斯克同归于尽[这算另类的剧透吗?!

其实原来设定的结局还有一段的,就是他们没有摔死,之后兰特杀掉了重伤的威斯克,在休养之后重新回到了上面,却发现格雷斯来了一个陌生的人,那就是卡修斯[[又一个世纪大脑洞……]之后兰特心生妒火,意欲杀掉卡修斯,但却让布莱克得知是他杀死守护者的真相,对他非常失望。兰特很绝望,来到安鸾死掉的地方,投湖自杀。

如果想看无脑的happy end,可以到前面那个关于威兰掉下悬崖后的坑里看一看~

就这样啦~

【这里的两张图都是赛吧里一位叫 阿索 的大触手的图!侵删

 

评论
热度(7)

© 倒立行走的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