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颗星都眷恋你,阳光照耀你。








本命→兰特小天使

缺点→三分钟热度


不知道为什么改来改去还是这个id好[扶额

恍惚.


- cp布兰

- by灵叶甜


---总觉得未曾看清过那张熟悉的面庞,只得由他在眼前恍惚摇曳---


>>>-1-
紫色的火焰在前方跳跃,映在我的眼中,我却见不清晰,只因眼前那一片朦胧。
火光随着焦木湮灭于漆黑,隐约的呜咽带着寂语森林的灰烬萦绕在身边。我望着被邪灵踢打而出格雷斯精灵,以漠然的眼眸去对待。
他们应已识不出我了,识不出这个将寄托着幼时记忆亲手灼尽的我。我在他们眼中,只是威斯克的爪牙,精灵鬼影布莱克。
但我是伯恩。这里是我的故园格雷斯。
现在的我踏在曾经的土地上,断壁垣塬的家,破碎镜片般的我,这究竟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呵。
安慰自己一切都只为复仇,努力地拼凑着曾经的自己,但又却是怎样的模样呵。
此今无风,灰烬蔽月,仿佛被夺去了五感的我一直在向一个未知的方向前行,以亵渎那最真切的东西来催促自己走向虚无。
身旁有了些许动静,指尖传来些许凉意,青丝飞扬,恍惚见得如花笑靥,却在黑暗中略显凄凉。
“不是伯恩的错。”
“我会努力将精灵无息放走。”
“伯恩你尽管去做想做的吧。”
“因为兰特会在你身后做好该做的一切。”
“等末了,一起回来种树吧。”


>>>-2-

我知晓了邪灵的秘密,也明白了我自己接下来的道路。
只不过有些铁皮不断骚扰。
那没关系,我不介意多几层罗纱,掩住真实的我。
铁皮叫赛尔,是一群心中只分辨得了表面黑白的东西。
许是只是一堆程序所纵,他们的眼却清澈得让我无法直视,恐灼伤自己软弱的眼,软弱的灵魂。
罗幕重峦残影徨,让外堂的人别不清里堂,也让里堂中人别不得外堂;见如此,外堂人定无心深纠便离,而里堂人则一直坐其中,望虚影迷乱,不辨曦月,迷惘于自茧之中也无人了晓。
我将自己藏于沉纱中,不想最后竟连自己也看不清自己了。宛如一渴望光明的鬼影,在追逐中忘却原本,于蹉跎岁月中陨落。
“在思着什么。”
一直在身旁的青发少年,问道。清明的声音未曾遗落,温软而柔和。
“……”
“伯恩还是伯恩,未曾变的。”
凉凉的双臂环上自己的腰间,青发挠的脖子有些发痒,兰特身上永远有着三色堇的清香,有种冬末初春的感觉。
突然发觉,这恍惚的人儿之所以恍惚,是因为自己已经没有看清他的资格了------因为已不在同一界了,即使现在拥着他。


>>>-3-

是罚吧。
深深浅浅的紫宛若刀刃,在我手上留下同它们一色的疤痕,甚至将纯黑的手套浸染。
不过我并不介意,因为我坠入魔道的目的将达到了。
还剩一个,还剩一个。
许久未感觉到的欢愉来地有些莫明,竟压得这空壳几近窒息。
不知是否是情绪转变得过于突然,仿佛置身于太虚,攸地一下,曾经的脸,事,场景重叠在一起,浮现眼前,美好地有些不真实。
那本就不实,逝者已逝,往事如斯,就连幻境也如同回忆一样不堪,不予我多时溺于,一晃即灭。
虚界震鸣一声,一簇怒火在心中腾然,意识开始模糊,这身体将崩溃了吧,不过马上就可散于天地间,这种感受着实使我舒坦,好似获得解脱。
就这样吧?
“伯恩!伯恩!”
一个清明的声音将我拉了回去,我只觉周围虽尽黑暗,却是一片清凉,不是错觉,却真实的有些恍惚。
醒来发觉自己倚在兰特身上,青发少年瘦小的身体被自己压得有些倾斜,却依旧执拗支持着自己,已入了夜,一旁的火堆将兰特的侧脸勾勒得柔和,和初见时一样。
不知为何,兰特此时的脸却苍白得可怕,我轻轻让他躺平,将斗篷盖于其上。
很久没听到兰特那样焦急的声音,因为自从随我加入邪灵以来,兰特永远都以那个平若碧海的他陪伴着我,在我后为我打理好一切。
我不晓得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现在如此虚弱的他,心中隐隐生得份不安。
这么多的夜,他每次睡去都是这模样么?
随手拔整他额前的刘海,却发觉此时的他竟气若游丝。
有些慌忙地将他从地上抱起,环在自己身边,从未想过在个仿如三色堇般清明的少年会离开自己,忙不迭得将能量输送进去。
“伯恩……没……事吧?”
梦呓的一句话让我不由得停下,火焰已有些暗了,却映出两行清亮的液体划过脸颊。
“兰特。”
兰特脸上多了星点晶亮,恍惚间让人感觉不为尘物。
“兰特。”


>>>-4-

我还是从兰特口中知晓了自身的潜移之变,也不停歇地阻止兰特对我的压制。
无论是口头上还是行为上,兰特都未曾妥协。
因此我努力地远离心中最黑暗的地方。
明日便是计划的最后一页了。
璇玑斗转,竟在格雷斯上也见得零星,兰特同我坐在峡谷边,他用手指轻点星空,笑着道些我从未听过的名字。
兰特说的有些急了,好似要将这满天晨星的亘古内韵统统告知于我,生怕漏了什么,以后说不得了。
兰特开始讲星辰背后的故事了,声音依旧是温柔轻软的,故事同他的声音一样,也是温柔的。
微风轻拂,兰特的脸在他扬起的发丝下略显迷乱,星耀旋移,衬得这画面朦胧恍惚。
“兰特明日随伯恩同去,为伯恩扫清不必要的小卒,如何?”
坚毅的光芒闪烁在青蓝的眼眸中,青发少年的嘴角微扬,温文的面庞同昨日一样,我有些不敢想,这张脸出现在猩血中的模样。
“……嗯。”
我应了兰特,因为我明白即使我不许也是无用的,但为了守住我生命中最后的光,我会不用他做为赌注,这点不会变,也不会有机会变。
兰特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脸上的笑颜更加灿烂,仿佛是一个得到了珍宝的孩童。 
云随风尽,星竟满天,兰特起身,张开双臂迎上天空,衣袂猎猎,星光在青色发丝上反射,看上去是少年身上所发出的淡淡光晕,他单薄的身子在璇玑交横中甚是渺小,却又是那样耀眼,同旧梦中的一幕浅浅重叠。 
“伯恩,”兰特转过头,恍惚间我们还未经历这么多,只是格雷斯上无忧无虑的两个孩童,“你快乐么,即使没有那用多的耀眼芒华?” 
曾经的问题,我的答案也是曾经的,虽然我残余点星的欢乐,都系在这唯一的旧友身上。 
我取了些蓝泠露(格雷斯千里蓝花所产,味道酸甜,被认为能带来好运)回来,对兰特说是要加些好运,我看着兰特杯杯尽入腹,最终倒在我的怀中,果然,纵使敏锐如兰特,也没有察觉出无味的迷药。 
我将兰特放入悬崖壁上的一个壁洞中,几束青光从洞口射入,将兰特苍白的脸隐隐映得有些惨白。


>>>-5-

威斯克比想象中要强。
所以我更庆幸自己将兰特留于洞中,这应是这场战斗中唯一值得欣慰的了。
青发少年的身影在眼前恍惚,仿佛是有什么强大力量猛然从心中涌出,充盈了全身,使得我的世界一片清晰。
可惜,任何的出神在战斗中都是致命的。
只感觉内脏都绞在了一起,血液翻滚如沸水,威斯克刚才一击显然是不留手的,我在空中的身形有些摇晃。
幽蓝的火焰在威斯克眼睛位置上簇簇燃烧,我望着那吞噬光芒的东西向我靠近,直了直身子,我的自尊要求我站着迎接死亡。
白光从另一侧撞上了威斯克,霎时我竟以为是兰特来了!身体本能地向前奔去,却有些不堪重负软了下来,几星殷红代替了那个将要惊呼而出的名字。
白光里的并不是兰特,而是卡修斯,怀特的诅咒之子。
威斯克早在与我对战时便已是强弩之末,再承受卡修斯一击便逃走了,我只望了那两对清澈中泛着好奇微波的眸子一眼,便无地自容地低下头去,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转移话题般,叙述着我的过去。
已都过去了,已都过去了。
小鸾,洛亚,仓奇,卡绮卡,现在的我终于有资格去你们的墓祭拜了。
我此时也讲述到了另四位光明守护者,我竟没有发现,自己脸上早已是泪痕满满,每道痕迹都用它炙热的温度灼烧着我,仿佛顺着它们滚落的液体,是从心里奔涌而出的。
我的脸被一双温热的手托起,对上了卡修斯那分明蓝眼,清晰而真诚。
这便是诅咒之之卡修斯,他的大名我也早有耳闻,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曾被众人唾弃的精灵,竟是如此模样,无论是外表还是人格,都耀眼得宛如永燃的太阳。
相比之下,我这曾被众人歌颂的精灵,却着实用自己的不详带给他人深切的苦难。
“别这么沮丧呐,你又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你至少还有……”
白色精灵的话还未讲完,我便飞奔而去,只留下一句含糊的抱歉,路边邪灵的尸体加剧了我的预感,沿着那条血路踉跄而去不敢放慢脚步,生怕晚一步,就再也见不到那宛如三色堇般的青发少年。


>>>-6-

威斯克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在战斗,这是不合常理的,因为那帮卒兵不可能看着主子独战。
“兰特明日随伯恩同去,为伯恩解决不必要的小卒,如何?”
青发少年的言语萦绕在身旁,周围流转的风景因风而搅拌在一起,模糊再模糊,终了,唯一清晰到恍惚的,便是那双已灼烧的眼犀。
他不应答应的,决不应答应的!
衬着血色夕阳,血路亦变得愈加宽阔,脚下的粘稠拖踏着我,仿佛不愿让我真切的看见那可怕的瞬间。
临近路末,便见一洞,浓郁的猩香刺激着我的神精,我此时也无法寻思这究竟为何处,只想看见那柔软的青丝,那恍惚的素颜,那轻轻的微笑,那生辉的蓝眼。
我脑中嗡鸣一声,看着脚旁斑驳红花的藏青短袍,我曾对兰特说,他穿浅色衣物看上去尽显病态,因此他将素白换作藏青。
洞中隐觉听得水声,不死心的我复行数步,终在一片荡漾微波中见得兰特。
此时外界应已是月临,积水空明的银光从上角小洞中淌入,整得满个山洞中皆朦胧氤氲,暗红在水中缱绻蔓延,浮沉丝褛。
我在一巨石之后,见得潭边散乱的衣物,猛然发觉自己似乎进了不应进的地方,从心底生出的愧疚弄得自己一阵窘迫。
兰特此时背对着我,半身没入水中,背上的双翼微张,不知在做些什么,只看见一圈圈红色涟漪从兰特身围扩散,我再次不安起来,便又看向兰特。
我掩住自己那将要惊呼而出的嘴巴,却止不住绵延的热泪。
只见兰特露出的背部上疤迹交横,深浅不一,有几道显然是新伤,应是刚才战役中留下的。
一直以为自己将他保护得很好,却不想是自己被他护得周全,那只是背上的一小部分,那全部呢,那那么多自己见不到的地方呢?
忽然像失去了所有力气,颓然倚石而坐,引得闷响一声。
石后清波激荡之音阵阵,失去思考能力的我本能地探出头去,见兰特已全身隐在水中,只留一颗脑袋在外,原本苍白的脸一阵潮红,接着我的视线便被密集的黑色斑点遮住了。


>>>-7-

清晨的日光此时还有发冷,混合着未尽的夜色倾泻到房里,映在我的脸上。
似乎已习惯了在邪灵时的生物钟,虽已脱离它有一阵时日,每夜却依旧睡得浅,醒得早。
房间里残余的酒精味仍有些暖人的香甜,额角上的伤口已径结痂却依然有隐隐作痛,仿佛时刻提醒着我那日的事情。
又想起那天兰特拿着吸满酒精的绵棒在我头上不断地消毒消毒再消毒,带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在嘴里循环着对不起,弄得自己面红耳赤说什么也不是不说什么更不是。
那次分明是自己先做的不对,然后才遭到兰特的石头攻击诶。
我从床上下来,地板所散发出的寒意激地我更加清醒,走进餐厅,桌上的早餐还在升腾着热气,看上去兰特的手艺更好了。
不知为何,兰特今天这么早便出了门,想起这些天兰特帮我压制体内的暗黑能量,不由得为他忧心起来。
套上斗篷奔出家门,没跑多远便迎上一只吉嘟,他的话激得我脑中一片空白,加紧脚步奔向格雷斯大峡谷。
“兰特哥哥他,他跟突袭的威斯克在大峡谷边上打起来了!”
耳边又响起卡修斯那日的话,其实他说得不对。因为若没有兰特,自己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疯狂的兰特。
青色的发丝即使沾上血水也依旧在空中舞动,蓝色的眼睛被红雾遮蔽,双翼似乎已经再无法张开,但却依然向威斯克发起进攻。
兰特此时应已是力竭,但威斯克却好像战意愈浓,我为兰特接下一击,轻轻支撑起伏在地上的他,兰特此时的眼已无法睁开,惨白的脸已是冰凉一片,身上的衣服已是多处破损,暗红色的血液不断的流出,我心底一时慌乱起来。
威斯克的嘴角咧向两边,看的我是一阵厌恶,桀桀的笑声不绝于耳,怒火从心底升起,毫不客气的向威斯克打去。


>>>-8-

在这场战斗中,我似乎占据上风了。
我看这眼前这位黑袍人,他好像将一切都隐藏在披风之后,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这么长时间来这似是我头一次这样细致的打量着他,我看见他那双空洞般的眼睛不再像曾经那般咄人,嘴角已从两侧低垂,而且不会再有机会裂向两边。
那些名为赛尔的铁皮有的时候还真算是及时雨,我抽空向后望去,兰特的眼睛已经微启,此时此刻正在赛尔的药剂之下慢慢恢复。
美好好似光芒,未等我回过神来便将我吞噬,忘却了我自身的属性。
那是谁,那是威斯克,那个将他自己的一切都隐藏起来的,再三伤我所爱的,我最恨的人。
攻击又一次凌厉起来,凌厉到让我无机会抵抗,只得被其步步逼至崖边。
今天的运气真不好,应该早些翻黄历的。
崖下不断有风向上吹来,吹得我心一阵发冷。因为我看到一个青色的身影将我扯回安稳的地面,然后向威斯克扑了过去。
青丝飘荡,衣袂猎猎,青蓝色的瞳孔中倒影着前夜的星光,脸上笑靥恍惚如花。不见凄凉,独见那同碧海上微波无悔欢乐的荡漾。
“伯恩,不吃早餐就出门对身体不好呢。”
兰特的双翼紧紧贴在背上,翕动着的唇齿好似即将枯萎的三色堇,带着那另人心安的气息愈行愈远。
“只是,不能同伯恩一起种树了,伯恩不要怨兰特啊......”
我看这那张恍惚的脸淡出视线,才发觉,那个三色堇般的少年离开我了。
“兰特......兰特!”可回应我的,连回音都没有。
......

我曾经的耀眼回来了,但为什么,我不快乐呢。


---即将重新触摸到那张恍惚的脸,只因心想来日方长,只得道,影依恍,人沧茫---


____<<终焉>>

尤尼卡的动作愈加神秘,让人琢摸不清。我望着四围的迷乱冰镜,不觉中竟有些惘然。
数不清的自己倒映在面前,尤尼卡的笑声不免有些刺耳,本能的扁扁嘴,嗤,越是没本事的家伙便越是注重那些繁琐的声张。
听得一旁一阵梨花带雨,不见便知定是尤米娜到了,倒真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说实话,我对这丫头一直是报有着同情之情,虽说在我这这感情真心不常见,许是因她同自家妹妹有着七分像,不由得追忆起那个属于自己的亘古时代,那些姓名已化作碑上字的人,以及那个突兀现于眼前,在心中不曾风化的青影,兰特。
......
现格雷斯湖旁的三色堇现已是一片盛放,我一直喜欢在那熟悉的气息中倚着古树坠入梦乡,不知何时这已成为习惯,只可惜如今,应是无法那样了,我望着逼近的白光,心想。
雷伊重伤,我等三人也已是力竭,身后的哭泣小妹和猥琐铁皮铁定帮不上忙,我同卡修斯与盖亚对视一眼,立即汇集能量向前顶去,破釜沉舟便是了。
好像又闻到三色堇的清香,那道青影好像从脑中走到眼前,不对,那为什么是由远及近呢?
答案在我心中清晰起来,一种狂喜夹带着恐惧在心里蔓延,在兰特赶在白光站在我面前时,这种情感更是发展到极致。
兰特的动作依旧是让人熟悉的,我伸出手去,想将他从面前拉开,却不想,就在我刚刚握住那只宛若无骨的左手时,那到白光也在兰特的右手前破碎支离。
兰特转过头来,他的个子比以前高出不少,甚至已经高出我一头,有了龙族族人应有的身形,青色的发丝已垂至腰际,连刘海都长到几乎将整张脸全遮掩住,但依然可以看清他那噙着笑意的嘴角。

“兰特,又要回来看着伯恩了。”

 
 

-那个恍惚的人儿,在脑中摇曳未曾停歇,有一天终于又晃到了身旁-


-Fin.-


搬运至此,再次感谢甜甜w 不过这次我没有问到你,如果你看见了,对不起啊

评论
热度(1)

© 倒立行走的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