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颗星都眷恋你,阳光照耀你。








本命→兰特小天使

缺点→三分钟热度


不知道为什么改来改去还是这个id好[扶额

2

终于踏上了熟悉的土地,眼前的景象和他坠下悬崖前一样。


破败,荒凉,死气沉沉。


兰特身上的黑袍早已被血浸染得污秽不堪,宝蓝色的双眸急切地寻找着那个黑色的身影。


寻了好久,也没见到半个人影,整个格雷斯似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必须要处理了,兰特只好先放弃寻找,来到了格雷深潭。


同样的空无一人,解去沾满血污的长袍,踏进清凉的水中。


少年白皙细瘦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之中,【剩下那句太羞耻了不打了】


忽然就又想起了溺亡于水中的安鸾。


虽然回来了,但是接下来又要怎么与伯恩解释这一切呢?


用力搓洗掉身上凝结的血痂,好像有什么脏东西似的,一直搓得皮肤都发红了。


忽然,熟悉的烧灼感传来,但这次却是比以往强上几倍的疼痛,兰特一瞬间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威斯克,不是已经死掉了吗?为什么这个印记还会有用?


多日来堆积的疑问不解令兰特头痛不已,心中愈发烦躁,想要狠狠地发泄。


在快要昏迷过去时,兰特感觉到有个人抱住了他。


即使那个怀抱不够温暖,但对兰特来说已经足够了。


就算是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兰特还是不禁说出了那个名字。


“伯恩……”紧紧揪着对方的衣襟,冰凉的身体蜷在对方怀中。


那个人,正是布莱克。


“兰特?兰特,快醒醒……”


布莱克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兰特。


卡修斯向他发出邀请时,他本想直接答应,但心里又隐约期待着,也许兰特真的能回来。


于是,布莱克只对卡修斯说,让他再考虑一下,随后两人就暂时分别了。


本想到格雷深潭散心的布莱克,却意外地看到了那个人——


兰特。


看到怀中脸色苍白的人,布莱克心中一阵担忧。


*

再次醒来时兰特看到自己已经回到了他曾居住的小木屋,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敷上药并缠好了绷带。


那个人会不会是伯恩呢?


这时推门进来的人解答了他的疑惑。


“伯恩?”


“兰特,你醒了。”


布莱克疲惫的神情终于恢复了些活力【题外话:我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到底写的什么鬼】,他来到兰特身边坐下。


“兰特,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轻轻抚摸了一下少年柔软的发丝,布莱克眼中充满温柔。


好久没有被这样触摸过,兰特有些受宠若惊,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但是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你没事就好。”^_^


简单交流了一下近日的情况,布莱克站起身说:“好了,我去给你端药来,乖乖躺着不要动。”说罢转身就走。


看着布莱克的背影,兰特实在不敢想象,要是布莱克知道了他做的那些事,以后会对他怎样。


兰特不愿失去他。


但是,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要是隐瞒下去,若被发现的话,布莱克一定会更恨他。


这大概就是给他的报应吧……


“伯恩?”最终还是决定坦白了。


“怎么了?兰特。”刚打开门的布莱克疑惑地回过头来,看见兰特低着头,手紧紧揪着被子。


“格雷斯的其他守护者,都死了对吗?”兰特问。


虽然奇怪兰特为什么忽然会问这个,但布莱克还是回答说:“是,洛亚他们是在战斗中死的,但安鸾莫名其妙地就失踪了,卡琦卡……是之后才发现她已经死了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


“如果我说,她们就是我杀死的呢?”


终于说了出来,兰特苦涩地笑了。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布莱克表情有些僵硬。


”没有,就是我,都是我做的,我受了威斯克的指使……难道伯恩一直都没有注意过我身上的印记吗?”


将不堪的事实全部说了出来。


兰特看见布莱克的眼神逐渐冰冷,心中一阵刺痛。


沉默了好久,布莱克轻声说:“为什么会是你?”


他的脸上同样是苦涩的笑容。兰特宁愿他打自己骂自己,也不愿看到他这种绝望悲哀的表情。


“兰特,我本以为最让我信任的人是你。”


最后一抹苦笑也隐去,布莱克冷冷说出这句话后转身离去。


怕他会这样一走就再也不回来,兰特顾不得自己的伤口,跳下床追了上去。


“伯恩,求你不要走……”他从布莱克身后紧紧抱住他,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虽然他知道他并没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短暂的沉默后,布莱克并没有挣开兰特,只说:“我确实要离开格雷斯了。”


“为什么?”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到,兰特慌忙问道,“你不要格雷斯了吗?”


“兰特,格雷斯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重要的了,我已经没有什么要继续守护的了。”


听完他的话,兰特愣住了。


他没有勇气说出“你还有我”这句话。


评论(2)
热度(1)

© 倒立行走的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