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颗星都眷恋你,阳光照耀你。








本命→兰特小天使

缺点→三分钟热度


不知道为什么改来改去还是这个id好[扶额

身体被浸在冰冷的水中,仅剩的一点意识也已模糊不清。

自己……真的已经败了吗?

他那么多年来辛苦的拼搏,却换来今天的狼狈不堪。

好冷,就连心好像也跟着冷却下去了。

……

*

恶狼在水中游着,一边避开四处漂浮着的船只残骸,一边搜寻着那个白色的身影。

不多久,他就看见了那人。沈王爷原本的一身白衣此时已被鲜血浸染得猩红一片,美丽的尾羽也折弯了几根。他双目紧闭,已昏迷过去,还好有块浮着的木板托着他,才没让他沉入水中去。

恶狼看得一阵心疼,赶紧游过去将人抱进了怀里。

他自小就陪伴在沈王爷的身边,对方这么多年做了什么,付出了多少,他清楚得很。

其实,之前羊仙姑预言时,他就知道,王爷要复仇的计划,也许真的会失败。但他不忍心去劝沈王爷放弃,也不敢。而且他心里,也期待着王爷真的能成功。

可最终,还是落得了今天这个地步啊……

摇摇头,过去的事,他不想再去追忆。

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

王爷的伤太重,需要找地方疗养。

而且这伤,无论是身,还是心,都伤得不轻啊……

现在回京城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进去了说不准他自己也会小命不保,那神龙大侠,还是有两下子的。

那么,他只得找个隐蔽的地方……

和王爷两个人一起隐居吗?……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恶狼抱着沈王爷游上了岸,休息了片刻,将沈王爷背起,快步奔向了与京城相反的方向。

*

醒来时,沈王爷本还有些模糊的意识一下子就被身上传来的痛感刺激得清醒过来。

“……好痛……”

艰难地坐了起来,沈王爷发现自己身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之前沾满血的白衣也被换成了一件干净的新衣。

而他现在正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四周摆设很简单,只有他现在坐着的那张床,还有一张木桌,一把配套的木椅。对桌是一扇小窗,阳光正通过小窗照进屋里。

他有些口渴,可他没有力气下床,也根本不知道哪里能找得到水喝。

究竟是谁把他弄到这里来的?

难道是恶狼吗?可是之前自己打了他,现在自己又失败了,估计他也和其他人一样都走了。

走吧,全都走吧,只留他一个人……

恶狼去找了他幼时唯一的伙伴,对方告诉了他一个地点——也就是现在这里,在这远离京城的深山老林里,犹如桃源一般的地方。

这里有一座现成的小木屋,那是对方以前上山收集药材时,由于要长期居住才搭建的,后来回去了,小木屋就闲置在这里了。现在恶狼来问他,这个地点岂不是刚好合适了么。

而屋子离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水源问题也解决了。

最后,对方还给了他一堆种子,并说:“恶狼,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所以说他要开始自己种菜了吗……

连夜赶到这里后,恶狼先安置好沈王爷,帮他处理好伤口并换好衣服后,就出去了。

说起来——还是先解决肚子的问题吧,他饿了好久了。

他去了那条小溪,开始抓鱼。

然后一抓就抓了一个上午,逮了好多无辜的鱼儿。

接着他又折了长长的树枝,把鱼叉在上面,又开始生火,烤鱼。

忙活了半天,恶狼才想起要去看看沈王爷怎么样了。

刚进屋,就看见沈王爷已经坐了起来,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恶狼走到他身边,他也没发现。

恶狼弯下腰,刚想和沈王爷说话,却发现对方脸上满是泪痕。

他……哭了?

这么多年来,恶狼还是第一次看见沈王爷哭。

“那个……王爷……”恶狼有些犹豫着要在这种时候说什么话,话出了口却也只是支支吾吾的。

沈王爷回过神来,看见恶狼,慌乱起来——完了,居然被他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随后,才想到——“恶狼?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你……”

恶狼见对方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发雷霆,连忙回答说:“没错,王爷,是我,现在我们已经安全了……你可以在这里好好养伤。”

“……”沈王爷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没再说什么,沉默半晌,他问:“为什么要救我?”

“什么?”

“我已经……不再是所谓的王爷了。我现在无权无势……还得偷偷摸摸藏起来才能苟活。我这样的人,你为什么救我?”

他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明明是对方救了自己,现在自己却用这种不识好歹的语气去问他。

“王爷……”

“别叫我王爷。我不是王爷。”他强硬地说。

“那……沈,”恶狼半迟疑地说,话说,他还不知道沈王爷究竟叫什么名字……




写不下去了[滚,其实就是想写恶狼和沈王爷隐居山林种菜养鸡顺便谈个恋爱的生活!!!


评论(1)
热度(39)

© 倒立行走的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