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颗星都眷恋你,阳光照耀你。








本命→兰特小天使

缺点→三分钟热度


不知道为什么改来改去还是这个id好[扶额

您的好友 宠妻狂魔劳克蒙德已上线←w←

 

4

 

第二天,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兰特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兰特,快起来,有人找你!”

 

“诶?”迷糊地醒来,忽然意识到来人是谁,兰特急忙起身。昨天落下了好多工作,所以稍微睡迟了一点,结果就一直睡到了中午。他急忙刷牙洗脸后去开门。

 

“下午好,兰特。”门外正在等候的人正是布莱克。他打量了一下兰特,忽然伸出手掐了掐兰特的脸,说:“你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噢。”

 

“啊……不好意思!” 

 

“走吧,今天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兰特跟在他身旁,问:“伯恩,你这一个月来都在做什么啊?”

 

布莱克听到这个问题,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说:“也许……你很快就会知道。”

 

什么时候连伯恩也会卖关子了?兰特想。

 

走到街道上,温暖的阳光照到人身上,很舒服。

 

兰特说:“伯恩,其实我真的想不到,我也有能见到阳光的一天。”

 

听见兰特这么说,布莱克神色有些复杂地道:“这里,可能不如你想象得那么美好。”

 

“为什么?”

 

“兰特,你这一个月都是怎么过的?”布莱克很直接地转移了话题。

 

兰特心中不解,闷闷地回答:“就是在那里工作,然后吃饭睡觉啊。”

 

“那里也能住?”

 

“因为大家经常要熬夜赶稿,所以能住很正常不是么。”

 

“你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布莱克皱眉,不悦道。【兰特内心:因为我没钱

 

渐渐走出兰特熟悉的街区,兰特还没来过这边,好奇地张望着周围,同时不忘紧紧跟着布莱克。

 

“伯恩,还要走多久?”兰特不禁问。

 

他们拐进一条僻静无人的小巷,逐渐远离街道上的喧嚣。

 

布莱克只说了一句快了,加快了步伐。

 

他们……究竟要去哪里啊?

 

绕过几个弯后,兰特看见前方矗立着一座房子,沉重的气息与周围格格不入。

 

布莱克带着兰特来到房前,大门侧张贴着一张纸。

 

布莱克示意兰特说:“我要给你看的,就是这个。”

 

兰特好奇地上前去看,那是一份名单,分列着TOP1至300。大致浏览了一遍,他发现布莱克的名字在242旁边,其余的都是些陌生的名字。

 

“这是什么?”兰特问。

 

“既然来了,那我就说了,兰特。”布莱克叹气,似有些无奈的样子。

 

他们开始往回走。

 

“我的另一个人格给我惹了点麻烦……”布莱克说,“他和那个名单上的第242个人打了一架,把那个人给杀了,于是,他就代替了那个人上了名单。当然,是用我的身体。虽然我还不明白这个名单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它应该就是以杀死排名上的人来提升地位的。而刚才那个地方,是他唯一告诉我的,会更新排名的地方。”

 

“所以说,你现在会有危险?”兰特惊讶道。

 

“也许吧,不过我现在的排名并不高,应该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今后又怎样生活呢?不用工作吗?”

 

“其实我不用工作,木木说他养我。”布莱克说。

 

“诶?”兰特无语,他还要不停地做苦力活来赚钱。

 

“对了,说来兰特你那只小宠物呢?”布莱克忽然问。

 

“咦,不知道……”

 

狄更斯在肢体接触到物体时能与环境融为一体,加上体重极轻,兰特在很多时间里根本就忘了它。

 

摸了摸口袋和身上,最后在左肩上找到了它。兰特揪着它长长的尾巴,让它显形。

 

翡翠绿的狄更斯正闭着眼睛睡觉,浑然不觉自己被人吊着。

 

“兰特,你还记得你是在哪见到它的吗?”

 

“不记得了……好像,很久以前就在我身边了。”

 

“我觉得它有点奇怪,它的来历。”布莱克正色道。

 

天色已晚,天边的云朵被夕阳晕染得鲜红艳丽。

 

“兰特,我该走了,你也快回去吧。”布莱克简单交代了一句,想了想又说:“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到那个公园去找木木,他经常去那里。”

 

*

走在回去的路上,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路灯已被点亮,正是吃晚饭的时候,街上暂时还没有什么行人。

 

兰特正默默走着,忽然感觉身后冷意袭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人拖进了旁边的昏黑小巷中。

 

兰特狠狠挣开对方箍住他的手,对方也没有要再将他抓住的意思,只是将兰特逼至小巷深处,堵住他的去路。

 

那个人比兰特高了很多,将光线都挡了个严实,看不清他的脸。

 

“你想干什么?”兰特半紧张半气恼地问了一句。

 

怎么最近麻烦这么多。

 

“你和布莱克是朋友吧?”是个年轻的声音。

 

“是,又怎样?”兰特已经差不多猜到对方是为什么来的了。

 

谁知对方竟说了这样一句:“你好差劲啊,这样都能随随便便地被抓来。”

 

“而且,还这么矮。”他拍了拍兰特的头。

 

“你……”兰特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不过他最近过得太悠闲了,确实放松了警惕。

 

可他真的有这么矮吗……

 

见兰特不说话,对方终于切入正题:“你们才来不久,就杀到了人,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哦。”

 

“那又不是我们想这样的。”提到这件事,兰特就非常郁闷,都是因为那个布莱克。

 

“我们?”不料对方思维却很是敏捷,听出兰特话中好像有些不对,“你们还有什么有趣的秘密?我很感兴趣~”

 

“话说,你把我抓来就是为了说这些事?”兰特很直接地无视了他后面那句。

 

“嗯……也不全是……”

 

“那你说完了吗?我还没有吃饭。”说来他从中午起来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真的好饿。

 

“啊,其实,”对方忽然犹豫了一会,说:“那我请你去吃饭吧……”

 

“哈?”

 

好奇怪的神转折。

 

“怎么样,我们走吧。”对方让开了路。

 

“我、我跟你很熟吗?我连你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对方忽然对他这么友好,兰特反而紧张起来。

 

“我叫做劳克蒙德,你呢?”

 

他自顾自介绍着,硬拉上兰特的手牵着他走出小巷。

 

兰特发觉自己的力气远远比不上对方,只好任由他拉着:“我……我叫索兰特。”

 

冰凉的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所包覆,兰特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走到大街上,兰特才看到劳克蒙德的模样。他穿着一件军绿色的牛仔布连帽外套,银白色的头发,有着墨绿色的双眸,年纪还很轻,才二十来岁。

 

此时街上已经热闹起来,兰特跟着劳克蒙德走进一间餐厅,在一个位置坐下。【兰特你真的没想过会被人拐去切了心肝肾卖了吗

 

等劳克蒙德点了单回来,他却没有坐在对面,而是径自坐在兰特身边。

 

兰特有些忍不住,说:“你干什么?”

 

才第一次见他,就拍他的头,又拉他的手,现在还靠他这么近,居心何在啊啊啊啊

 

不过劳克蒙德并不知道兰特这番少女心思,只是无辜地睁大了眼睛说:“没什么啊?”

 

算了,反正都是男的。兰特没应他。

 

劳克蒙德也没有在意,他问:“兰特,你现在在哪里住?”

 

“不告诉你。”

 

“别啊,我以后还想找你出去玩。”

 

“哈?我为什么要和你出去玩?”

 

“难道兰特你不想多了解一些大陆上的事吗?”

 

兰特哑然,只好说:“好吧……待会再告诉你……”

 

得到答复后对方露出了高兴的神态,又问:“那么,布莱克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听到这个问题,兰特愣住了。

 

应该只是,朋友关系吧。

 

不对,本来就是朋友啊……

 

兰特的脸有些红,他说:“不告诉你。”

 

“什么!”劳克蒙德激动地叫了一声,随即像只丧气的大狗般低下头闷闷地吃东西,不再说话。

 

看到他这副模样,兰特不禁笑出了声。

 

“笑什么啊?”

 

“笑你小孩子气。”兰特说。

 

劳克蒙德却没有再反驳,只盯着兰特看,随后说:“兰特,你笑起来真好看,我还以为,你是个非常冷漠的人。”

 

兰特立刻收回了笑容。

 

两人无言地吃完饭,结账出了门。

 

兰特觉得有些尴尬,便问道:“劳克蒙德,你一直都生活在大陆上吗?”

 

“是啊,不过我是从离这里很远的地方跟朋友们一起四处旅行,后来因为某件事走散了,我才来到了这里。”

 

“很远?……灵珎大陆究竟有多大?”

 

“很大很大,而且根据精灵的不同属性,有不同的领域散布在大陆的各个角落。兰特,你知道[规则]吗?”


他们在街上毫无目标地走着,至少在兰特看来是这样,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路,也只好跟着劳克蒙德走。


“我当然不知道啊!“


“[规则]是一个女孩子,她是圣灵系里少有的女生,而且在出生时她的族人们就发现,她的声音似乎有某种能力,哭泣时周围人心情似乎也跟着压抑,直到她开始学会说话,人们才真正发现她的能力,那就是让她自己的命令强制变为现实。因此,在大陆上精灵们都称她为[规则]。”


“啊?还有这么厉害的能力?那么,她岂不是无人能敌了吗?”


“虽然她有这种逆天的能力,但缺陷也肯定是有的,她从小就被族人禁锢起来,对外面的事物应该是一无所知,想必她对族人应该没什么感情,也没有什么朋友。而且她的性格一定是比较怯弱,不敢违背命令,否则她早就成为如今大陆的王者了。”劳克蒙德说。


“哦……”兰特恍然大悟,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你和我说起她干什么?”


劳克蒙德收敛起笑容,露出难得的严肃表情。


“前几年精灵间流传着这样一件事:大陆上最强的精灵可以让[规则]满足自己的一个愿望。这件事无理无据,精灵们并没有当真,但它却越传越广,直到圣灵系领域里的全部人也都知道了。而这时,圣灵系的首领向全大陆发出公告,说这件事是真的,他们愿意让[规则]为最强的精灵实现愿望。一些早有野心的精灵就以此挑起事端,本来平静的大陆现在多了好多打架和斗殴事件,死人也不稀奇了……而到处都有圣灵族里的人专门记录排名。真是匪夷所思。”劳克蒙德说完,冷笑一声,似乎对这件事很不满。


“那么现在的榜首是谁?”兰特想到布莱克带他去看的那个名单,现在终于知道是什么了。


“没有固定的榜首,一旦进入前五十,竞争就变得尤其激烈,要么彻彻底底地藏起来,要么每天都得和不同的人打架。榜首的人最少也每天变一次,而圣灵族规定只有能稳居榜首十天才能被承认,目前能待在第一最久的也才只有三天,而提升排名的方法是让对方承认他输了,或者,直接杀掉。兰特,你的朋友,想必已经进去了吧?”


“的确……是……”好像想到了某种可能性,兰特心中担忧起来。


“而且,你们刚来就进了排名,说你们不是为了[规则]来的,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


“不,你们之中一定有人知道。”劳克蒙德说,“要么就是你朋友的朋友?反正他肯定知道。”


难道他知道布莱克双重人格的事吗?


兰特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前几天偷偷跟着他的时候,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注意到兰特投来的鄙视的目光,劳克蒙德连忙为自己申辩道,“我……我只是正好看到他就跟上去了!“


他怎么可能承认其实一开始他是在跟踪兰特的。


但显然兰特不相信他,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这么晚了,我该回去了。”


 

 

 

 

 

挂一张令我无语的输入法截图

 

 

 

 

我:




评论(2)
热度(1)

© 倒立行走的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